濟南80後失聯乘客文某的母親,仍對兒子平安歸來心懷一線希望。
  記者3月9日從有關部門獲悉,有7名山東籍乘客搭乘了馬來西亞航空公司3月8日從吉隆坡飛往北京的MH370航班。
  失聯航班有7名山東人 濟南3人,青島、濟寧、日照、聊城各1人,家屬赴京3月9日,中國海事直升機降落在“海巡31”船上。當日南海最大海巡船“海巡31”前往失聯航班疑似墜落海域搜救。 
  記者3月9日從有關部門獲悉,有7名山東籍乘客搭乘了馬來西亞航空公司3月8日從吉隆坡飛往北京的MH370航班。7名山東乘客的親朋好友及眾多素不相識的人紛紛為他們祈福,期盼他們平安歸來。其中濟南一名80後乘客,登機前微信曝光:“家鄉雖有霾,但有家人做的飯菜。”         
  濟南一家公司的“80後”職員小文搭乘了3月8日的MH370航班。小文去馬來西亞出差,他的同事從失聯馬航飛機乘客名單中發現了他的名字,不敢相信小文會這麼巧乘坐這趟航班。同事和朋友通過微博為他祈福,“小文,我們為你祈福”“為你祈禱,盼你平安歸來”。失聯馬航飛機上還有位濟南乘客,是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他正是和這名80後小伙一起去馬來西亞談判並簽合同。
  記者從有關方面瞭解到,搭乘失聯馬航飛機的7名山東籍乘客中,濟南3人,青島、濟寧、日照、聊城各1人。有關部門與7名山東籍乘客的家屬均已取得聯繫,家屬已赴京。    
  失聯濟南乘客是個“80後” 單位已派專人前往北京等待消息 
  8日早,馬來西亞航班失聯消息一齣,備受關註。8日晚7點半左右,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這次失聯航班中,還有來自濟南的乘客,家在濟南,為山東高速子公司管理人員。
  記憶中他是1980年生 “看到名單,我的心涼了半截”
  “他是我的好朋友,這次他去馬來西亞,我是知道的,好像是去簽一份合同,聽說與房地產有關,他走之前我們還在一起吃過一次飯呢。媒體公佈飛機失聯消息後,我的心一直懸著,真不敢相信,飛得好好的,怎麼就失蹤了呢。”
  該人士說,失蹤航班乘客名單公佈後,她一個一個名字找,沒想到還是看到了最不願見的三個字。“當時腦袋一下子懵了,我仔細核對了名字後面的性別、國籍和出生年月,在看到幾個數字後,我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因為在我記憶中,他就是1980年的。”
  失聯前他還不忘調侃“家鄉雖有霾,但有家人做的飯菜”
  該人士說,後來她看到了一條他7日22:52發佈的微信,內容大致是:為期4天的馬來商務洽談之旅即將結束了。從下午1點進入機場到第二天凌晨登機等待12個小時,再在空中飛行6個半小時,轉坐高鐵2個小時,想想有多麼恐怖。所以當初力邀合作方來濟南洽商被對方斷然拒絕,還是很有道理的,不是一個累字可以代替的啊。真希望再來可以坐坐。雖然我的家鄉有霧霾,可是有家人做的開口(可能是“可口”)飯菜啊,真弄不懂明明是一個華人占大多數的國家,卻要吃阿三酸不酸、辣不辣、咸不鹹的奇葩飯菜。看來人能長成什麼樣絕對和飲食有直接的關係。ByeBye了您那,Malaysia。再來一定自帶方便面。“他在微信中特別提到,他是第二天凌晨,也就是8日凌晨登機,和此次公佈的失聯飛機的起飛時間差不多吻合。”該人士說,他一定在這次失聯的飛機上,“他一定在,我確定”。
  失聯後遲遲沒他的消息 “他有兩部手機,我一直打不通”
  “從飛機失聯到現在,已經18個小時了,不知道他現在究竟身在何處。”她說,除了自己外,很多濟南的朋友都聽說了他的消息,大家都很著急,“我們都在祈禱,希望他平安回來”。
  “從看到相關消息起,我就一直在跟他打電話,他有2部手機,都沒打通。實在沒辦法,我聯繫到了他公司里的同事,對方告訴我說,單位得知了他的事,已派人到了北京,好像下午4點就到了。”她透露,他家是濟南的,在山東高速濟南投資建設有限公司工作,他的父母也在濟南。“不知他的父母現在是否知道了這個消息,聽說之前一直在瞞著,唉,不知還能瞞多久!”
  山東高速已安撫家屬“已經派人到北京等消息”
  8日晚8點半左右,記者聯繫到山東高速,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已證實,飛機乘客名單中的那個人確為山東高速子公司的管理人員,“在得知飛機失聯的消息後,我們第一時間派人前往北京,等待事情的最新進展,與此同時,我們已和他的家人取得聯繫,儘量安撫家屬的情緒。”該負責人說,“目前我們也在等待消息,雖然名單中有他的名字,但目前還沒有聯繫到他本人,大家都還抱著希望,為他祈禱!”該負責人說。    
  濟南一名律師在失聯航班上 去馬來西亞談判 
  失聯馬航飛機上還有位濟南乘客,是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他正是和這名80後小伙一起去馬來西亞談判並簽合同。
  3月8日下午5點左右,記者來到該乘客供職的律師事務所辦公地點。因為周六,偌大的律師事務所只有零星幾人。一位女性工作人員稱,失聯的律師已在該事務所供職多年,其他情況不方便透露。隨後,記者致電該律師事務所一名合伙人,對方聲音里透著悲傷,哽咽著說,這名失去聯繫的乘客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他的同事,“本來預計今天回濟南,結果現在還沒聯繫上,看到公佈的名單,核實其中一名乘客為律師事務所律師。”
  對方說,上午有人電話通知了這個消息,當時他正在開車,因為事發突然,他聽到消息後大腦一片空白,車失去控制撞到了路邊。據他介紹,失去聯繫的同事在公司口碑很好,很實在,業務能力強,也有文采。據瞭解,這名失去聯繫的律師英語很好,去馬來西亞是跟隨一家公司去談判。據介紹,目前該律師事務所正在積極處理後續事務。   
  他的一位同學表示,“2011年我們在華盛頓學習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為他祈禱,祝福他平安歸來,與家人團聚!”  
  精品藝術網總監侯波失聯 親友在微博上為他祈福 
  根據北京國聯視訊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發佈的通告,公司旗下國聯資源網、精品藝術網和馬來西亞東方藝術機構聯合組織“中國夢 丹青頌”第四屆中國書畫名家赴馬來西亞作品邀請展,其中有18位藝術家和7位隨行家屬以及公司的4位職員在3月8日的馬航失聯飛機上,而精品藝術網總監侯波即是其中之一。
  據南洋商報新浪微博的報道,馬來西亞東方藝術館董事廖偉成3月7日晚為參加邀請展的客人送機,飛機起飛前,他仍與侯波電話聯絡,囑咐他們小心。
  侯波1979年出生於微山縣,馬航飛機失聯後,侯波的家人已赴京。和侯波“同一個村同一個小隊”的親友,以及曾經共事的朋友,一邊時刻關註著事件進展,一邊通過微博等方式為侯波祈福。   
  “祈福平安,希望這沒有消息,成為好消息……”3月9日晚,侯波的親友在微博上寫下這些字句為他祈福。
  濟南兩失聯乘客系赴馬談判 親友抵京
  9日,山東濟南80後小伙姓名出現在失聯航班乘客名單的消息一齣,立即“揪”起了很多濟南市民的心。小伙系山東高速子公司管理人員。記者獲悉,此次失蹤航班上還有另外一名濟南人,是一名律師,他正是和這名80後小伙一起去馬來西亞談判並簽合同。
  小伙父母已抵京,默默等待
  9日上午,記者在北京麗都飯店後瞭解到,小伙的父母也於當天到了北京,並向馬航做了登記。記者在麗都飯店一樓大廳見到了小伙的父母,他們沒有眼淚,沒有
  聲嘶力竭,只是在默默等待,默默祈禱。“現在飛機只是失去聯繫,也不能說明什麼,我們都在等消息。”其父說,這次來的只有他們老倆口,兒媳婦還在家。“事 情已經這樣,只能去面對,去等待。”
  在家屬等待區,記者還遇到了另一撥濟南人。“我的朋友是律師,40多歲,他也乘坐了此次失蹤的航班,當時他是和那位80後小伙一起去馬來西亞談判並簽合同的。”他說,朋友的妻子和哥哥也都到北京了,情緒不大穩定。“他家孩子還小,他一定不能有事啊!”    護照今或辦出,將赴吉隆坡
  小伙的同事說,馬航方面告知家屬可以到吉隆坡那邊等待,作為直系親屬,2位老人有機會前往。但讓人頭疼的是,老人家沒有護照,想出也出不去。
  下午5點多,馬航方面對護照問題作出了統一解釋,“我們已協調了出入境管理局,今晚8點大家可到214房間統一登記,明天上午9點,將有大巴載著家屬一起前往辦理,當日就應能辦下。”工作人員說,至於何時能正式飛往吉隆坡,還得看航班的安排。
  中國政府赴馬來西亞聯合工作組:目前最緊迫、最重要的工作仍然是搜救
  10日上午,即將啟程赴馬來西亞應對馬航客機失聯事件的中國政府聯合工作組組長郭少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目前最緊迫、最重要的工作仍然是搜救。
  郭少春說,一些中國乘客家屬即將由馬航安排前往馬來西亞。我們會配合馬方做好相關的服務工作,保證他們的安全和舒適。我們和家屬一樣,希望聽到親人平安的消息。我們也希望家屬保重身體,同時呼籲媒體和各界考慮家屬的感受,尊重家屬的隱私。
  10日凌晨,外交部宣佈,中國政府決定派出由外交部、公安部、交通運輸部、民航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赴馬來西亞。據瞭解,工作組一行13人將於10日晚抵達馬來西亞開展工作。
(編輯:SN086)
創作者介紹

花球

ew18ewee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